注册 /

全球连线,疫情下画廊生存调查

来源:网络 编辑: 时间:2020-05-26 08:00 阅读量:1551

导读 :
“与其刻舟求剑,不如痛定思痛,与时俱进。”这是目前艺术产业共同的心声,从疫情爆发至今已经过去5个月(全球确诊人数截止到北京时间5月20日10时已逾490万例),画廊业从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及时调整,到创造新的格局,5月入夏,全球都在逐渐恢复中迎

正文 :

“与其刻舟求剑,不如痛定思痛,与时俱进。”这是目前艺术产业共同的心声,从疫情爆发至今已经过去5个月(全球确诊人数截止到北京时间5月20日10时已逾490万例),画廊业从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及时调整,到创造新的格局,5月入夏,全球都在逐渐恢复中迎来新的生机。本文笔者连线全球各大画廊,了解他们这段时间是如何调整,重新出发,而艺术行业又将因此有如何的变化。


法国

卡迈勒·梅隆赫:积极寻找

在线展示机会

5月以来,法国疫情,仍处于缓慢的改善状态,但是感染人数,仍在全球排名榜中,高居第5位。虽然法国政府曾公开表示,要以5月11日为目标,逐步解封。但疫苗尚未研发成功,解封的风险仍高,大家忐忑难安。

“与其唉声叹气,不如趁着静思改变,从长计议!”法国巴黎卡迈勒·梅隆赫画廊创办人卡迈勒·梅隆赫(Kamel Mennour),有感而发,他和团队选择勇敢地接受事实,并且想着改变对应方式。

今年1月中旬,卡迈勒·梅隆赫专程参加台北当代艺博会,他对亚洲市场与生态,十分好奇和乐观,准备回去备足粮草,努力开发亚洲市场,而突如其来的变化导致这个计划不得不延后。

“这是前所未见的现象!”卡迈勒·梅隆赫在巴黎、伦敦拥有4个展览空间,常年过着飞人般的生活。“因为疫情在家工作,时间变多了,可以经营起Instagram,同时与团队在线开会,共同思考画廊的数字化之路,以増强未来的竞争力。”除此之外有更多时间能陪陪自己的孩子,这也是让他最开心的事。

梅隆赫目前已经取消了4个展览,多个博览会,还有许多机构的项目都被推迟,原本要在西班牙索菲娅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举办的哈利拉吉(Petrit Halilaj,1986-)展览被迫改变;贾科梅蒂基金会合作项目道格拉斯·戈登(Douglas Gordon,1966-)展览也受到影响;另外在法国国家工艺局安排的克里斯杜洛斯·帕纳依度(Christodoulos Panayiotou,1978-)也都在调整中。

即便如此,画廊仍然在积极地寻找在线展示的机会。自今年初以来,就开始重建网站,并且不断更新在线阅览室,同时还设计了一个新展示空间。“我们不只是单单把作品图放上线,而是迫切让在线的二维度空间,有三维空间的感觉,让观者有置身虚拟世界、亲临作品的感觉。”此外还参加了香港巴塞尔的在线展厅、台北当代的TaipeiConnections,以及蒙地卡罗艺术博览会的在线展厅。

“我认为,实体展览对艺术世界,还是非常的重要,艺术家、收藏家、策展人以及画廊老板,可以有更多近身的交流,有温度地分享彼此的见解,尤其价值观。不可否认,在过去一整年,艺术圈的聚会,或开幕式,太过泛滥,有点疲于应付。是到了重新思考与调整的时候,我们需要重新认识这个有疫情光顾过的世界,同时找到适应新世界的方法。”

卡迈勒·梅隆赫认为艺术是人类不可或缺的,艺术的体验依旧需要线下的展览,这是吸引更多人进入艺术圈的原因。“我们在伦敦与巴黎开画廊,不只是卖画、作交易,其实,我们对于这两个城市的文化生活,扮演着非常重要与积极的角色。”

画廊将在6月重新开放在巴黎及伦敦的空间,并进行所有必要的社交隔离和防护。“我们会持续努力,保持耐心,继续扮演这种被需要、被肯定的角色。”


韩国

阿拉里奥:加强对年轻有未来性的

艺术家的推荐

韩国是中国以外第一个爆发疫情的国家,但由于普筛及接触史追踪成功抑制疫情传播,就连疫情最严重的大邱,都始终没有封城与停工的情况。

阿拉里奥画廊在首尔和上海有三个空间,疫情爆发后取消了六个项目。对于阿拉里奥执行总监周娟禾来说,画廊还在摸索如何与新冠肺炎相处,而她自己终于有机会慢下来,平时很难待在首尔超过一个月的她,现在可以陪陪高龄的父母,上私教健身课,放慢脚步,好好思考艺术对自己的意义。

对于要如何与新冠肺炎共存,她表示:“过去三个月我们所有人都在经历着同样的故事,尽管事件的顺序可能有所不同。病毒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不便,对病毒的恐惧和注定要遭受的经济萧条,促使我们在业务与安全之间做出决定。但也许更重要的是,这迫使我们认识到人类的渺小。这是一个很好的时候,停下来,重新思考生命的真谛。”

疫情爆发后,阿拉里奥是第一家启动在线展厅的韩国画廊,应该也是上海的第一家。阿拉里奥画廊实体空间目前采取预约开放制。3月3日在线展厅正式上线,也做了多个Zoom Talk,以及与第三方艺术品在线交易平台合作,例如Artsy 与Ocula。

“我们希望让藏家知道,我们画廊并没有停下脚步。当然这些平台效果也有限,不能与实体展厅比较,尤其我们画廊一直都是做比较年轻的艺术家,不像那些蓝筹大画廊。老实说,我很担心疫情会造成艺术圈有名的蓝筹艺术家越来越抢手,那些年轻的前卫艺术家可能会被忽略。这个现象可能会越来越严重,这个时候画廊的角色格外重要,要让那些年轻艺术家挺着,继续创作。”

阿拉里奥曾经一年参加10个国际艺博会,现在也开始思考,“艺博会对画廊有这么重要吗?如果没有艺博会,我们画廊的开销会大大减少,但同时认识新客人的机会也会减少。大约20%的藏家是透过艺博会认识的,如果没有艺博会我们还有80%客人需要服务。我们会把博览会省下的钱,用于在线做更大的投入,提高宣传预算,多跟媒体打交道。同时,我们也会花更多时间教育本土藏家,做更多本地项目,在我们有空间的城市里,真正深耕当地。其它地区,就必须靠媒体与第三方在线合作平台,希望那些国际在线平台,除了很死板地将每家画廊列出来,还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分类,例如邀请国际策展人,除了那些大牌蓝筹艺术家或是画廊,能对年轻有未来性的艺术家做些推荐。”

周娟禾比较担心的问题是经济的影响,现在很多藏家对购买艺术品的兴趣降低,尤其是阿拉里奥所经营的艺术品种并不是以投资回报为卖点。

“我们已经在2008年经历了泡沫,并意识到将艺术视为投资是最危险且不健康的观点。一直以来我们都很小心在选择藏家,也希望投资类型的藏家,能研究艺术品像股票或是公司一样,找到那些被低估的、在历史上有记录价值,有前瞻性的艺术家,让收藏艺术品也能享受到投资的成就感。”


美国

大卫·卓纳:

线上才是真正的未来

春江水暖鸭先知,现年57岁的国际艺术产业领袖大卫·卓纳(David Zwirner,1963-)坚定表示,疫情的冲击造成了艺术产业大翻转,嘉年华艺术市集将成为历史,活跃半世纪有余的国际艺博会,黄金盛世已过,在线交易将宾主易位,正呈现黄金交叉,非常值得艺术产业中人注意。

艺博会模式的衰落

大卫·卓纳于1993年在纽约Soho区,成立卓纳画廊,目前该画廊在纽约、伦敦、香港、巴黎都设有实体空间,代理了近70余位国际重要艺术家,年营收超过5亿美元。除了画廊的经营效率外,大卫·卓纳本人以“儒商”形象闻名,他对艺术总体生态,非常关心,力求大小画廊结构的平衡。

该画廊原本以“3-3-3”为营运策略,规划为1/3的销售,来自画廊实体空间展览,1/3来自艺博会,1/3来自在线销售,今年艺博会和实体空间展览难以推进,只能依靠提高在线销售。“除非疫苗研究成功,我不认为2020年下半年有举办国际艺博会的可能性,没有一个收藏家还愿意在密闭空间长途飞行,或涌入密闭空间抢购作品,承受健康风险。”

对于艺博会的未来并不看好的大卫·卓纳却出生于艺博会世家,早在1967年,他的父亲鲁道夫·卓纳(Rudolf Zwirner,1933-),联合16家画廊创立了科隆艺术博览会(Art Cologne),是全球第一个艺博会,催生了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。

53年来艺博会全球发展,风起云涌,快速增长,成为了最重要艺术交易平台和社交大事。过去成功的运作模式催生出越来越多的博览会,过去一年中,平均每天都有一场艺博会,画廊界虽然疲于奔命,但也趋之若鹜。鲁道夫·卓纳在去年采访中谈到如今的艺博会,“这对艺术没有帮助。这就是钱,另一种拍卖方式。”

以卓纳画廊来说,每年参加的国际艺博会多达20余场,虽然强度巨大,但来自艺博会的展售成绩,占了卓纳全年度营业收入的1/3。

大卫·卓纳认为,艺术行业与时俱进,可是艺博会的交易模式,运行了半个多世纪,不但没有进步,而且越开越多,稀释了它的重要性。“花这么多金钱与时间,把作品千里迢迢运到某一个城市,就为了短短几天的展售”,这样的商业模式,在疫情断飞封市中,更被省思与检讨。“如果连艺博会对该城市的教育功能都式微,仅剩社交意义,必然被淘汰。”

艺术市场四点重大转变

2020年的第一个季度,卓纳的生意比去年同期增长。但在疫情爆发后,第二季因为断航封域,业绩必然萎缩,而萎缩幅度,可能达50%,这是大卫·卓纳经营画廊27年来第一次。

危机,也是转机。艺术产业的下一步该怎么走?大卫·卓纳以中国成语“刻舟求剑”(Make a mark on the Boat side to get the sword.)作比喻,既然产业形势今非昔比,只能遵循趋势,彻底转型,不能因循守旧。

他归纳出4点艺术市场重大转变:一、在线交易抬头,艺术家品牌和画廊信誉,成为支撑高价艺术交易关键;二、风行半世纪的艺术博览会(Art Fair),敲出警钟,不但今年办不成,正式走向衰落;三、亚洲收藏家的重要性增强,双语推广会形成一个风潮;四、艺术产业结构道德重建,大画廊扶持中小年轻画廊;疫情后欧美重要画廊,将持续投资中国市场。

大卫·卓纳喜欢用一砖一瓦(brick and mortar space)来形容对实体空间的感动,当观众走入象征白盒子的展厅,获得免费的展览文化分享。疫情过后,实体空间依旧将扮演重要的角色。“但线上才是真正的未来!”

大卫·卓纳本人疫情期间窝居纽约长岛乡间,虽然整个纽约市处在封城状态中,但公司上下加倍努力共度艰难。此时此刻彷佛是他人生中最忙碌时刻,像回到创业之初,每天跟他的年轻同事,儿子女儿学习数字化信息。

因为大卫·卓纳夫人莫妮卡·西曼(Monica Seeman),是时尚品牌MZ Wallace 设计师,拥有丰富的在线销售经验,影响了卓纳画廊团队在2017年的超前布署在线展厅,今年疫情一爆发,画廊在原有的基础上,综合第一、二级市场特性与概念,开启《工作室》(Studio)、《杰作》(Exceptional Works)版块,前者公开给社会大众,后者有如二级市场的销售。

大卫·卓纳认为,艺术产业进入在线发展时间算晚,主要因为艺术有真伪困扰,作品在实体画廊的亲临感无可取代,“信任感”成为成交与否的关键。

“如果一位艺术家在近30年都在持续创作,作品也曾在重要机构中展览,这就是某种值得藏家信任的关系。而具有藏家基础的艺术家作品,放在在线销售,表现相对亮丽。”他说。“在线展厅比实体艺博会更充满竞争,前期的市场宣传,以及社交网站营销,双双做得到位,才能有好的成果。”自2017年开设在线展厅以来,卓纳画廊的40%的新藏家均来自于网络,这对于以往是最有效吸引新藏家的渠道——艺博会而言,就是是一种威胁。

另外,利用在线展厅,还可以营造抢购作品的竞争感。这种竞争感,过去只有出现在大型艺博会,现在已经出现在重要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上。

大卫·卓纳举例,4月30日该画廊上线的卡罗尔·波维(Carol Bove,1971-)的《工作室》单元,短短几分钟就有2000人上线,这是连艺博会现场,都难以出现的;还有马塞尔·扎马(Marcel Dzama)及哈罗德·安卡特(Harold Ancart)都是在在线展厅开放的24个小时内,全部销售一空。

卓纳画廊在线展厅设计,不是像高端在线零售网站,一件按下就可以购买,他们是要按问询(Inquire)按键,然后填完联系资料,后台工作人员,立即去了解这个有兴趣的客人,甚至花时间了解他的收藏动机,以完成他们的4P(营销策略架构,即产品product、价格price、营销promotion以及地点placement)。

回归本质

“回归本质”——是大卫·卓纳对于危机的另一个看法,以2008年美国金融风暴为例,当时风声鹤唳当中,卓纳画廊有4位艺术家行情上涨,分别是:河原温(On Kawara,1932-2014)、克里·詹姆斯·马歇尔(Kerry James Marshall,1955-)、吕克·图伊曼斯(Luc Tuymans,1958-)、马琳·杜马斯(MarleneDumas,1953-)。

这样的现象,大卫·卓纳预言,2020年还会再出现,因为在恶劣环境中,艺术家的生涯、创作、价值观,会被重新检验,人们越来越希望择优选良,大家精挑细选的,不再是装饰性艺术,也不会是愤世嫉俗,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内涵呈现。

“此时此刻,是内省自清(refreshed)的时候,不只是有型物质的反璞归真,更是肺腑深处的理智革新。”

因为27年前经历过小画廊筹钱求生的苦难,大卫·卓纳记忆深刻,因此他把卓纳在线展厅的平台还分享给年轻画廊,陆续推出“平台:纽约”,“平台:伦敦”和“平台:洛杉矶”,据卓纳画廊观察,目前参与该项目的年轻画廊,均有销售产生,也积累了部分新客户。

大卫·卓纳认为艺术生态中,艺术家为重心,画廊营运的27年之间,卓纳画廊一直聚焦在艺术家的耕耘,但还是无法照顾到所有年轻艺术家。目前所能做的,是挖掘和协助一批有才华的画廊。“中小或年轻画廊很脆弱,大多数无法获得银行贷款。五、六月,本来是艺术旺季,本该有30%到50%的年营业收入”。他感同身受,尽可能寻求回馈机会。

至于“Platform平台”项目,会不会持续变成卓纳严选,在线艺博会的概念,大卫·卓纳说:“不无可能,我们很感谢藏家对我们品牌的信任。作为画廊,我们能做的就是为这些作品创造语境和背景,使它指向历史、社会问题、社会规范、展览历史以及艺术家的信息,将其呈现给更多的观众。”

(本文转载自Art Alpha艺术阿尔法公众号)

最新展览

最新资讯